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企业 > 经营管理 >

王庆新:“好汉班组”的带头人

时间:2016-02-01 17:39来源:中工网——《工人日报》
      将近9年了,东航北京分公司地面服务部的王庆新,一直默默地为一拨又一拨“不会说话的旅客”服务,这些“旅客”是乘客们交付托运的行李。
      他的工作岗位有点特殊,叫“行李监装监卸员”,除了看护托运行李之外,还得及时处理与行李有关的突发情况。
      “有时候我们工作起来和打仗也差不多。”王庆新所说的“打仗”,就是碰到旅客有突发情况需要更改航班时,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从已装上飞机的托运行李中找到改签旅客的。
      改签航班都是临时行为,为不影响航班的正常起飞,留给监装监卸员的时间通常只有5到10分钟。“我们要在上百件行李中翻找,还要一次找对,一旦出错,就要重新翻找,而一旦返工,飞机肯定延误。”久而久之,王庆新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他也从零开始总结出了一套快速高效的翻捡工作流程。
      正常情况下,王庆新的工作强度也小不了。
      首都机场是全球最繁忙的机场之一,王庆新和他的班组每天要对约200多班进出港航班的上万件行李做好监控,高峰时段要同时监督14个航班的机械分拣及人工装运。
      “这个过程中,我们要尽量避免行李运输过程中发生破损,还要随时查看无法识别的行李分拣口,核对无行李条的行李及不能扫描的行李细节,及时确认交运行李的旅客目的地等等。”王庆新说,“一旦发现破损或松散的行李,要及时进行二次打包,并告知目的地航站。行李装运到斗车上后,还要快速、准确核对系统中的行李件数及实际装车件数。”
      说起这些日常工作,王庆新黝黑的脸上挂满了真诚的笑容,皮肤的颜色更衬托出制服的洁白。而他曾经是个白净的小伙子,把“白净”变为“黝黑”的,是恶劣的工作环境。
      王庆新的室内工作,在首都机场T2行李分拣大厅。这里老旧机器运转噪音非常大,相隔1米距离时,对话就必须靠吼。如果有人在分拣大厅呆一个上午,耳朵就会嗡嗡响,严重的甚至会有耳鸣、头疼症状。大厅里没有空调,夏天极其闷热,容易出现脱水现象;冬天很冷,有时达到零下20多摄氏度,很容易被冻伤。
      他的室外岗位在停机坪。这里任何天气条件都会被放大,盛夏地面温度可以高达60摄氏度,人在飞机下会被迎面而来的热浪扑得喘不过气。“很多时候我身上的工作服会被汗水浸湿后又快速蒸干,一天下来,身上能结出一层厚厚的白色颗粒,甚至能把被太阳晒得滚烫的皮肤擦破。”王庆新淡淡地说,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。“到了冬天,风刮在脸上如刀割一般,手冻得连对讲机都摁不住,腿冻僵后会不由自主地颤抖,总像要摔跤的样子。”
      在行李监装监卸工作中,王庆新是元老。他刚到这个岗位时,正值东航筹建北京分公司,没有工作流程,没有师傅,甚至连办公地点也没有,他是在边干边学中摸索着建起工作流程的。如今,身边已经聚集了好些小伙伴,做班长的他带出了一个“好汉班组”。从每年全国两会,到奥运保障、世博会保障、中非论坛保障,再到APEC会议保障、援非埃博拉医疗队的保障等等,凡是遇到国家重大运输任务时,这支队伍都是保障工作中的主力军。
     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,春节等法定节假日往往是最繁忙的时候,作为班组的带队人,在监装监卸岗位工作以来,王庆新几乎没有休过一次年假,甚至春节也都把回家过年的机会让给了小伙伴们。“我是班组长,是小小带头人,只有自己多干点、多累点,才能更好地团结好大家。”王庆新的想法很简单。
      今年6月,共青团中央举办了“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”分享活动,从全国各界青年中遴选出20名优秀青年组建分享团奔赴各地开展示范性分享活动。作为民航业唯一代表,王庆新入选了此次分享团。
      “这次经历,让我从同队队员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,他们所贡献的远比我大,我没有理由不加倍努力。”王庆新在找差距的同时,更从观众对自己的评价和认可中寻找到工作的意义。“对自己的工作,我的认识又迈上了新层次,岗位其实没有高低贵贱,只要你努力坚持,在任何岗位上都能赢得尊重,同时也能影响到更多的人和群体。”
 
(责任编辑:网站编辑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权所有:白城日报社  内容所有:白城新闻网 / 白城日报社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:吉ICP备09011033号  
新闻中心:白城市中兴西大路43号白城日报社    白城新闻网邮箱:bcxww2013@163.com    新闻热线:0436-3340253  腾讯微博新浪微博
安全联盟站长平台